你的荣耀永不散场

汪线,全职【比心】【比心】
君莫笑,上线!

哎呀,四川存货打卡。这里不是中心没什么事【笔芯】

三四年了吧,老是学不会接受be,做不好心理准备,就在今天,哦哄,突然觉得be没什么大事儿,虐没什么问题,你尽管来,不怂。

烂掉的荆棘、多刺的荆棘,

瘦小的玫瑰、芬芳的玫瑰,

阴暗的森林、富裕的森林,

我明白,如果现今不挖掉地腐烂的地方,永远达不到满园清香,为此而付出的痛苦和挣扎、辛劳和努力,最后都会在自己的回忆里不断的盘旋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,明天比今天更爱你。【看完死敌就写出这么个东西,傻逼吧我】

【转载】【獒龙】米花树下(二)


ooc预警!!
私设如山的小甜饼【趴】
欢迎捉虫,求评论!
因为害怕被讨厌,所以请勿上升真人,谢谢!
最后【笔芯】
开始!

黑衣武者落下也不说话,直直冲向马龙,上来就是一掌,又凶又快,似想要马龙硬解。
马龙后退避开这一掌,他也随之变招,想伸腿斜着将马龙绊倒;马龙跳起,迅速伸出手抓对方的肩膀要制住他,武者却滑得像条黑泥鳅,打了滚儿躲开龙爪子;
马龙见一爪抓空,又向下摸,摸到了武者的小腿,紧紧抓住,武者反应也快,就用另一只脚踢马龙的手,马龙不迎,只顺势放开手后退一步,那风带起他刘海,有一撮向上翻起立着成了呆毛。
盖因马龙退的那步,武者的势并未立即收住,他向前扑去。马龙立刻轻轻虚扶一下,武者打开马龙的手又道谢,然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看得马龙有些尴尬。
他正要开口,对方却说话了:“我是张继科,想认识你。”声音还带着少年稚气。
马龙愣了一下,随即自如地回道:“我是马龙,这里是我家,你要坐下休息一下吃口茶不?”他的嗓子奶声奶气,说话时头一晃一晃,呆毛跟着一晃一晃,张继科不由自主地看向他头顶,抑制自己想摸上去的欲望,于是咳嗽一声说:“不,我要走了,再见吧!”
他向着马龙一抱拳,转身向着大槐树走去,刚走了几步又回头说:“我会再来找你的!”
马龙笑着回道:“可以常来玩儿昂,下次,就走正门。我们家欢迎你哦!”
张继科麻溜地爬上树跳走了,遥遥又随风传来一声:“知道了~”
房子后走出一人。那人一身青色衣服,腰间配着块白玉,玉质通透、图案巧妙——正着看是个蝴蝶形状,反面又成了写意的马字,那人正是马龙的爹,马老爷。
他左手持卷,右手拿笔,缓缓从院后凉亭步出;他定然是看见了张继科的,但他什么都没说,没对张继科作或好或坏的评价,只对马龙招手道:“龙崽。”
马龙向他跑过去,一边跑一边喊:“爹,我们下次做槐花包子吧。”
马龙爷为马龙的可爱笑了笑,答道:“好啊,爹这就让下人去给你做,”然后他又板起脸,“现在,先改了你这手卷。”
马龙听话地接过手卷细细查看,马龙爷悠闲地走过廊宇,望着院子,叹道:“好小子啊,一见面就让龙崽喜欢上了!”
同时,张继科从马府回到自家,脸上忍不住挂上了笑,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不少。张父问起,他只摇摇头说,遇见了有趣的人儿。心里又想着:那个叫马龙的,挺可爱啊。
今年槐花花期的时候,两个孩子不打不相识。马龙想着要多交个朋友;而张继科,第一次对某个人有了极大的兴趣,主动地想了解他。
若是时光停在这一刻呀,半相识的朦朦胧胧,以后,张继科无数次的感叹:“龙,其实根本不乖。”各种意义上的。

你害羞啦?那到底是什么呀?

Hi,不太清楚到底各位如何找到这里的,但是既然来了,有什么cp要给我推荐吗?

【随便写写】

青梅竹马的甜度就在于“在我的一生中,认识你的时间比不认识你的时间还长呢。”
牵丝戏真的好听啊!!!

【杂谈】谈谈抄袭这件事

我大概自己也是写一点小甜饼文,放在平台上,所以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制的大红婚袍转眼成了别人的嫁衣。
免费的、唾手可得的很多别人的东西终究是别人的东西,偷就是偷、抄就是抄,为什么会因为它来钱快,就为它辩解!
人血馒头真的好吃?停下来的时候,嘴里的铁锈味舒服吗?

心若极冰:

一起共勉!


林朵:



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。




 




无论写作、绘画、音乐还是游戏,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,汗都还没来得及擦,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,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,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,别人家的聚宝盘。




 




对于创作者而言,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。




 




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。




 




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,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。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,但对偷创意、偷文字、偷画面这种行为,态度却很漠然,既不同情被抄袭者,也不反感抄袭者,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“抄袭之作的比原作更受欢迎,说明抄的人更厉害”这种方向上去。




 




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低估了创作的难度,又太过高估了文笔润色、包装和营销的作用。




 




作为一个本职工作与文创行业毫无干系的半吊子写作者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创作所需耗费的心力并不比其他工作少,甚至可以说是更难更苦,毕竟做的都是从无到有的事。




 




一份好的创作,其功效是从“”到“”,文笔润色、包装和营销这些的功效是加在“”后面的“”。诚然,曼妙的文笔、高超的包装、精准的营销,这些是可以帮助一部作品将口碑、效益无限放大,但前提是必须先有那个“一”,否则,加再多的“零”,也只是“零”而已。




 




因此,保护创作者的权益,是维护整个行业正常运营的基石,用爱发电不可持续,有甜头的事才有更多专业的人去做,科技行业有专利权,文创行业有著作权,都是这个道理。




 




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作圈子,有健全的版权制度去惩治抄袭者,保障被抄袭者的利益。抄袭可耻是共识,抄袭者一旦败露,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,无论观众还是投资方都会对其避之不及,彻底与之划清界限。于是抄袭者彻底身败名裂,想再翻身是几无可能。




 




有这样严厉的威慑,想动歪脑筋者不敢轻举妄动。原创者可以放心创作,作品好了自然带来收益,于是专心创作者越来越多,整个圈子的创作水平也就水涨船高。




 




反观一个恶性循环的创作圈子,版权制度很不健全,也不会形成“抄袭可耻”的全民意识,辛苦劳作的被抄袭者总是在吃哑巴亏,抄袭者倒是有神功护体,追捧者甚多,偷了别人的辛苦创作,轻轻松松就赚的盆满钵满,日子过的不要太快活。




 




有这样的“好榜样”摆在眼前,谁还会继续老老实实搞创作?想走“捷径”的人只会越来越多。恶性循环久了,优秀的创作者心灰意冷,无利可图,抄袭者却横行霸道,名利双收,直至你抄我我抄你,抄无可抄,整体圈子作品质量下降,甚至崩盘都不是没可能的。




 




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,曾经国内的单机版游戏行业就是个惨痛的教训。




 




这几年文创行业发展的越发红火,整体的版权意识似乎也在逐渐增强。但遗憾的是,由于缺乏合理制度的约束,抄袭者大多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,抄袭行为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


 




毕竟,抄袭成本太低,利益却是实打实的。




 




凡事都只指望个人自律,不可能的。




 




有了利益便有了支撑和底气,相比欲哭无泪的被抄袭者,抄袭者却活的更风光,更惬意。他们肆无忌惮地啃着被抄袭者的人血馒头,诚实创作者的孩子被抢走被卖钱,却悲哀地发现,想要夺回自家的孩子,还得面临付出巨额诉讼费用和很多时间精力的困境。




 




且不说版权官司有多难打赢,就算打赢了,能获得的补偿可能也远远不够为此投入的成本。许多被抄袭的创作者不去争不去告,不是因为他们不想,而是他们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为强盗赚钱,完全是被逼无奈。




 




但在我看来,这都还不算最悲哀的。




 




最悲哀的,是许多抄袭者还自带大波粉丝。这些粉丝,他们追捧抄袭者到了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,一味维护抄袭者,根本不认为抄袭是一项需要指责的过错,甚至去污蔑与中伤无辜的被抄袭者,摆出 一副“抄你是看得起你”的蛮横态度。




 




连最基本的价值底线也从根上烂掉了,诚实的创作者不被支持,可耻的抄袭者广受追捧,这才是最可怕的事。




 




早在十几年前,泛娱乐化的文创产业在国内刚刚兴起之时,便已有“就算抄袭我也支持”的声音频频出现。坦白的说,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我也玩过抄袭的游戏,看过抄袭的小说,但随着成长,我渐渐意识到,对抄袭者多一份宽容,就意味着对被抄袭者的多一份伤害。




 




错了就要改,而绝不是说曾经错了就要一直错下去。如今我会尽自己所能地购买诚实创作者的作品,无论小说、游戏、软件、画册,用钱为自己想要的理想环境投票。




 




我是真的相信这个环境一定会越变越好。




 




但却沮丧地发现,十几年前那种“就算抄袭我也支持”的言论,一直延续到了现在。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,反而由于网络传播的放大效应,作恶者越来越猖狂,效仿者越来越众多,抄袭作品赚得越来越多,同时也寒了越来越多原创者的心。




 




也曾见到许多支持原创者的呐喊,都被另一种狂热而非理性的喧嚣迅速压倒。




 




但我依然要写这篇文,只为了把“抄袭可耻”这个观点传递下去。




 




即便眼下的大环境不甚理想,但这个声音总得有人坚持不懈地发出才行。




 




鲁迅先生曾说过,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,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。 




 




仅以此文,与诸位共勉。




 




END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本文收录于《行文且思》系列,该系列目录如下:




(1)《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》




(2)《怎么写是作者的事,怎么看是读者的事》




(3)《写时用心,读来交心》




(4)《论写作上瘾是怎样一种感受》




(5)《谈谈抄袭这件事》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【獒龙】【转载】米花树下


ooc预警!!
私设如山的小甜饼【趴】
欢迎捉虫,求评论!
因为害怕被讨厌,所以请勿上升真人,谢谢!
最后【笔芯】
开始!

马龙四岁的时候,因为马父的远大目标,举家搬迁到了国之心脏——京城。虽然心里其实对故居其实有些不舍,但是小孩子毕竟玩儿性大,见了天子脚下繁华的风景,也就不是经常想起了。
马龙的父亲是个不同的商人,他没有一般商人的奸诈气,没有一身铜臭味儿,反而从头到脚都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很是儒雅。
马父从小培养马龙宽厚待人,并且要有自己的想法。是以,小小的龙崽就十分讨人喜欢,旧街坊和客人都很喜欢他。
新搬去的房子是独门大院,京城地界儿是寸金寸土,能有这么一间四合院,马家可算富商中的富商了。
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白槐树,每到开花的时候,一串串花骨朵儿,院里就像下了一场又一场的香雪,马龙喜欢在树上读书写字看账本,也在树下弄枪舞棍施拳脚,他爱武。
至此,已有三个年头。
张继科呢,是武官家的公子,不止随了谁,整天一副睡不醒的样子。懒懒散散,但独独对武道极有兴趣和天赋,认真起来曾撂倒过自己陪练的父亲,张父不恼,反而非常高兴。
马龙依旧在树下练武,几年来也居然没有晒黑,还是白嫩嫩一个,只是抽了些条,不愧是被父母戏称为“小奶龙”的哇。
突然,树梢上传来沙沙的响声,像平时风吹叶子;但是马龙敏锐地感到了一丝不寻常,他脚上挑起两颗石子,一颗跟着一颗,就向着树梢射了过去,一面又喝道:“是谁?”
那上面并未传来回应的人声。
这时,第一颗石子击在枝叶浮动的树干中“呲”一声,平常;而第二颗石子没入叶丛,传来闷响——那是有人被打中的声音。
马龙警觉:那定然不是一个寻常的访客,也并非一个极不寻常的人,怕是有什么误会。
所以他先朝槐树拱了拱手,说:“此为马府,往外行三十步乃玄街,阁下莫不是走错了路?”
依旧无人回应,风吹过槐花,花朵摇曳着。
马龙道:“得罪了!”便要上树去抓人,还未曾离地时,自树冠跃下一个黑衣武者。
那武者一身短襟,身着黑衣、黑靴,脸上还蒙着一块边角破烂的黑布,衣袖边也是破烂不堪,只有眼睛里闪着光,似乎很兴奋。落地时翻身一滚,接着麻利地站了起来,衣服上蹭上白色的槐花——为了卸力。
马龙看着他想:看上去不是个大人昂。
十一岁的张继科尚未天下无敌、只一对手,但也难逢可与之一战的对手,已经是个小魔王了。今天,遇到了他感兴趣的人,难免有些手痒,想切磋切磋。于是,一个没忍住,便跳下树会马龙去了。
之后两人那弯弯绕绕的日子,就是从这刻开始的。